周五(5月20日)亚市盘初,美元指数徘徊于102.90附近,美元周四全线下跌,下跌近1%,触及两周最低,延续了从20年高位回落的趋势,在大多数主要货币今年因美元升值而大受打击,吸引了买家入场。在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性上升之际,美元兑日元和瑞郎大幅下跌,这两种货币在市场压力或风险时期往往会吸引投资者。

不过,美元兑包括澳元和纽元在内的风险较高货币表现也不佳,这些货币今年迄今的严重跌幅吸引了一些买家。

加拿大丰业银行首席汇市策略师Shaun Osborne表示:“投资者可能已经受够了美元,他们正寻求分散风险,尤其是在美元因美债收益率上升而获得的更广泛支撑似乎已经达到极限的情况下。”

美元指数周四下跌近1.0%,最低至102.65,为5月5日以来最低。算上周四的下跌,过去五年中,美元指数仅有六次出现1%或更大的单日跌幅。不过,分析师警告称,不要过度解读美元的回落。Monex欧洲外汇分析主管Simon Harvey表示:“是的,跨资产领域处于避险状态,美元周四普遍走低,但这是否意味着美元的避险地位正开始减弱?很可能不是。”

瑞郎兑美元和欧元受到支撑,瑞士央行行长乔丹周三暗示,如果通胀压力持续,瑞士央行准备采取行动。

欧元兑美元升至逾一周高位,投资者消化了欧洲央行近期大幅收紧货币政策的可能性。

英镑兑美元上涨超1%,但仍接近上周触及的两年低位,英国通胀急升和黯淡的增长前景限制了涨幅。

【今日重点关注的财经数据与事件】2022年5月20日 周五
① 07:30 日本4月核心CPI年率
② 09:15 中国至5月20日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③ 14:00 德国4月PPI月率
④ 14:00 英国4月季调后零售销售月率
⑤ 次日01:00 美国至5月20日当周石油钻井总数
⑥ 次日02:30 纽约原油6月完成场内最后交易
⑦ 次日03:30 美国CFTC公布周度持仓报告

【机构观点】

☆富国银行:美元今年表现良好

富国银行策略师Brendan McKenna表示,美元今年表现良好,投资者可能通过买入美元和卖出外币赚了不少。也许市场认为美联储已经达到了‘鹰派峰值’,而海外央行还没有达到。

☆高盛与摩根大通策略师认为衰退担忧言过其实

华尔街的一些顶尖策略师表示,对美国经济及股市的悲观展望可能已经过头了。高盛集团的David J. Kostin和摩根大通的Marko Kolanovic都认为,投资者对美国即将衰退的担忧是言过其实了,这给股市留下了今年反弹的空间。标普500指数已从1月的纪录高点下跌18%,逼近熊市。

Kostin牵头的高盛策略师在5月18日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经济衰退并非不可避免,美国股市内的板块轮动表明,投资者正在定价很高的经济滑坡可能性,超出近期强势经济数据预示的水平。周期股和防御股的相对表现预示着“增长急剧放缓”,但ISM制造业数据并不支持这一点。

由于通胀高企和美联储鹰派的迹象加剧了经济下滑的可能性,美国股市今年以来大幅下跌。根据美国银行的最新基金经理调查,对滞胀的担忧升至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促使投资者囤积现金并低配股市标普5003900.79-0.58%。

☆摩根大通:席卷全球最大债券市场的抛售可能已经结束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全球利率主管Seamus Mac Gorain近期表示,席卷全球最大债券市场的抛售可能已经结束。他表示,市场目前已基本消化了美国将大举加息以对抗近40年来最高通胀的预期。他说,即使美债收益率还将小幅上涨,但大部分痛苦的损失已经结束。

Mac Gorain在谈到10年期美国国债时表示,“美国国债收益率仍可能略高,并会达到3.25%。现在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约为2.9%,但我认为,美国国债已经经历了相当大的调整。”但他补充称,其公司的美国国债交易员将继续持有美国长期国债空头头寸。

西太平洋银行固定收益研究主管Damien McColough表示,由通胀引发的政策紧缩给中期经济增长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美国债券的波动反映了股市的波动,投资者几乎没有避难所。

☆全球最大债基CIO:抛售潮让债券成为便宜货

由“债券大王”Bill Gross创立的太平洋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着2万亿美元资产,被誉为最大的债券交易公司。近日,该公司首席投资官丹·伊瓦辛表示,在上周债市遭遇严重抛售之后,投资者应该“笨鸟先飞”抢购廉价债券。

近来的债市抛售热潮将收益率持续推高,5月9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触及3.2%水平,为三年多高位。尽管收益率飙升引发了一批投资者对企业信贷市场健康状况的普遍担忧,但也吸引了另一批愿意承担风险以换取潜在高回报的投资者——抛售潮中,或能找到入市时机。

伊瓦辛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说:“在当下,你很有可能会看到收益率‘涨疯了’。这不仅意味着现在要小心购买债券,对那些更有耐心的人来说,这是大赚一笔的机会。”在美联储暗示将加息缩表后,今年,高质量的“投资级”债券一直遭到抛售。直到本月,在高收益垃圾债券市场崩盘后,低质量的“高收益”债券才被证明更具弹性。